或者你从图片中已经看到,在印度的血汗工厂中,许多年轻女孩被迫在纺织业里工作。在印度(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这种现象并不陌生,而且这个问题不仅限于女生,也延伸到男孩。

 

有时侯,在展厅有客户会问我,这问题是否与来自印度天然石材的情况一样。一个棘手的问题总是会遇上同样棘手的回答:这些著名的坎德拉砌石可能是由10-15岁以下的儿童制作的。显然,这不是一个好答案!在欧洲,任何人都不希望看到他们所购买的产品是由孩子做。如果任何一间公司像贝尔特拉米意识到这一点,为什么不直接禁止,或者不干脆停止购买该产品呢?

 

可是,现实上这个问题比你看见的复杂得多。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已经五年多了,即使在这一天,我还是不敢说,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个现成的解决方案。问题十分严重,因为童工的问题几乎在每个家庭都发生。砌石切割(或在印度被称为“鹅卵石”)传统的方式是由每个家庭在采石场中收集灰色或赭石的碎片,然后削减他们的大小而做成的。他们每家每戶出售给转售商,然后他们用船只发送到欧洲。

 

这些家庭往往生活在贫困之中,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收入低,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知识低,酗酒而且没有完善的医疗制度。更重要的是,在采石场恶劣的工作环境,经常导致人命伤亡,妇女们失去经济支柱,而且没有养老保险或人寿保险的补偿。在拉贾斯坦邦,这一偏远地区的家庭往往有五个或更多的孩子。由于缺乏机会,父母宁愿让自己的孩子一起工作,为家庭提供了一个额外的收入。这类似的情况早在欧洲100年前已经存在。

 

作为一个产品进口商应该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停止购买这个产品就解决了问题吗?我的回答一直是“否”。你不仅剥夺了他们家庭的收入,而且在這個問題上並沒有提供任何的建設。当我们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作为贝尔特拉米的一份子,我们愿意贡献我们能做的事情。我们收集信息,听取当地群众的问题,去寻找一个拥有专业知识的合作伙伴,深入和长期的解决这个问题。这并不顺利,因为不是每个非政府组织都愿意贡献。在2009-2012时,我们在斋浦尔与其中一间非政府组织工作时,曾经历过一次失败经历。我们发现,把钱捐出去并不能有效地帮助当地社会,而且该项目没有长远的计划,只是一个无底洞。
 

幸运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合作伙伴。自从2013我们积极与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合作─Manjari,这个非政府组织是由乌得勒支的荷兰印度委员及印度海得拉巴的MV Foundation 所支持。该项目旨在减少新童工的涌入和把童工送回学校。他们尝试重新建立现有公立学校,而不是建立新的学校,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情況最嚴重的四个村子 (巴拉那-布德普拉) 里,首先开展我们的工作。每个人的参与都是宝贵的,不单是他们的父母,还有村长(村委会),当地政府,供应商,当然还有我们自己,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如果没有这些支持,这个项目是不会成功的。地方教育委员会和家长委员会都是新成立的,人们都在敦促他们的孩子上学,而不是工作。

 

现在一年已经过去了,我最近一次探访是在2014年九月初,我可以说,我们的确取得成果。在这期间,四间几乎一度弃置的政府学校再次被使用的,而且有必要数量的老师。另外,两间政府学校也正在进行申请,重新开办。在2013年8月时,只有50%的孩子送往去学校,而现在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66%。年龄较大的儿童(12-15岁)是最困难的。他们已经沉迷上烟酒,习惯了花大量金钱去买这些东西,这是很难说服他们教育是十分重要。然而,Manjari​坚持努力说服组他们和他们的父母教育的重要性。

 

一些非政府组织也试图通过敦促政府,在这一地区履行提供医疗保健的义务及其他事项,以解决童工等问题。该非政府组织建立了一个提供医疗保健的地方,而且是完全免费的。这将减少他们在医疗上的费用和限制了本地医生开出昂贵费用的可能性。而寡妇也同样告知,他们有权得到由政府发放的养老金。目前,31名妇女通过Manjari 行使自己的权利,因此这减少他们让自己的孩子工作的机会。下一年,Manjari希望根据儿童的年龄,分配更多的教师,举办更多的班別。他们也想为每个人提供一个银行账户,特别是现在的新首相 纳伦德拉·莫迪似乎不愿意办这种事情。很多人在这些偏远地区都没有身份证件,因此不能申请一个银行账户。如果没有银行账户,他们就没有儲蓄或获得任何保险的可能性。

 

也许这些微小的行动并不起任何的作用,但我们相信这些都是成功的关键。我认为个人的参与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我们的责任是如此之大。比利时和法国是贝尔特拉米的坎德拉砌石最大的进口国之一。作为提倡社会责任的企业家,我认为参与这项目是最基本的。或引用圣雄甘地的名言:“你一定要成为那个你在世上最想见到的改变”。